假如一颗小行星正飞向地球,有10%机会击中,各国必然立刻联手行动。这时经济价值将要改写;地球人甘愿付出一切代价,避免走上6,600万年前恐龙的绝路。事实上,全球天文学家一直在监察「潜在威胁天体」,必要时只需10年时间及20–30亿美元NASA就可开始核爆改变轨道行动。

可是,儘管古今皆有明证,全球暖化的威胁更甚,人类却对警戒线一一失守无动于衷,是否因为在碳排放、暖化和气候变化之间,有着错综複杂、环环相扣的不确定性,令怀疑贩子有机可乘,植入迷感?

全球暖化警戒线一一失守,为何人类仍无动于衷?

在新书“Climate Shock”中,哈佛学者Gernot Warnger与Martin Weitzman指出,正正因为暖化将会带来无法估量的「黑天鹅」式气候变化,人类更必须未雨绸缪,买重保险。

六月底和上週,香港多处气温高逾 37°C,但比起伊朗Bandar Mahshahr区不算甚幺,那里月初录得45°C 及 90% 湿度,人体感觉等于 77°C,正好是卫生部门规定的煮鷄最低温度。不过,没有人能证明上週跑马地录得37.9°C,或去年四月黑雨中商场上演的「水舞间」,是全球暖化所致,就如没有人能证明终身停赛的单车手岩士唐在某一场比赛的某一阶段以超技术胜出。

唯一能确定的是,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由工业前期的280 ppm起,随经济发展一直上升,至今已达400 ppm。按国际能源组织估计,世纪未将逾700 ppm。

如果近年的极端天气已吃不消,更不可不知,即使今年气温将在史上最强的厄尔尼诺现象推动下急升,全球平均气温亦「只是」上升了1°C。

那幺,如果伴随人类排放至今400 ppm的,是全球升温1°C及间中的极端天气,至世纪未累增至 700 ppm之时,气候将会变得怎样恶劣?没有人知道。气候变化的灾难性后果不可估量,各种进路及结果不但数之不尽,更超出想像之外。在本书中,作者选择从一个灾难性的情景出发,立体而扼要地探讨即时行动的迫切性。

据联合国气候专家的综合报告,世纪未前700 ppm导致的升温,约有2/3机会在1.5–4.5°C之间。幸运的话,升温在可应付的1.5°C之下非不可能;在中位数3.5°C升温上下,人类还可以如300万年前的古巨骆驼,在北极圈存活。可是,多数人忽略了,升温无上限。作者整理资料后发现,若年底前巴黎气候高峰会后,各国仍不签定契约立刻减排,让世纪未前浓度达700ppm ,升温将有10%机会逾过肯定毁灭文明的6°C以上!

全球暖化警戒线一一失守,为何人类仍无动于衷?

即使失事机会比10%少很多,也没有人愿坐上机件有问题的飞机;笔者相信巴黎峰会一定会达成有效力的减排协议。不过,按目前中美表示的意愿,排碳量依然会超出安全着陆的上限。两位作者预见,如果各国仍然独善其身,多数人不愿付出真正代价,环保顺风车上除了乘客(free rider),将会出现自愿驾驶者(free driver):

面临政权失效及气候难民流窜的国族存活风险,升温首当其冲的地区如南亚各国将会单方面开展地缘气候工程(geoengineering),仿效1991年Pinatubo火山爆发,在上空散播数以百万吨计的硫化物,期望翌年一举降温0.5°C。这就是科学史家在笔者曾推介的《西方文明的崩溃》描述,引发巨变的致命情节。

环保顺风车已到终站,这场气候豪赌没有赢家。两位学人寄望以市场经济手段,从用者自付最少每吨40美元碳税及停止现时平均15美元的补贴着手,尽快取代碳能源,为未来世代买重保险。

延伸阅读

Gernot Wagner在Talk at Google一小时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