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性别的先知

  儘管现代社会已经逐渐把性别理解为光谱,但不存在于性别光谱上的人始终存在,例如十八世纪末期美国的宗教预言家:「公众的普世朋友」(Public Universal Friend)。

  根据「朋友」的叙述故事是这样发生:1776年,24岁的贵格会女子洁米玛‧威金森(Jemima Wilkinson)死于发烧,临终前她看见大天使的异象,随后「卸下垂死的肉体交出灵魂,按着天使的宣言让圣灵完全充满身体后旋即复活」。

  历史学家史考特‧拉森(Scott Larson)表示,朋友复活后开始布道,预言世界末日即将到来,很快就被原本所属的贵格会逐出。他身穿中性装扮与牧师长袍成为没有性别的先知,继续到处奔走传讲福音,吸引了许多放弃家庭和事业,投身于宗教运动的追随者。追随者在纽约上州买了一片地命名为「耶路撒冷」,巅峰时期这里居住多达260人,而他们也不用性别代词来称呼朋友。

没有性别的先知

  拉森指出,虽然朋友的装扮和行为打破传统,但他不适用于现代所称的「跨性别者」。追随者避开性别代词是宗教信仰的缘故,居住在耶路撒冷社区的追随者并不认为朋友是「非传统性别」的人。事实上,他们根本不觉得朋友是人类,这反映了《圣经》里「在基督里成为一体,不分男或女」的观点。

  然而,没有性别不代表可以跟正常人一样生存,拉森写道:「无性别,虽然被认为是死后经历的神圣状态,但并不是想像中鼓励去追寻自己的感觉、直觉、欲望或自我意识的自由空间……相反地,这是一种对自我的放弃;这是一个完全被支配的自我,被动地从死亡到复活。」

  当然,反对者不仅批评朋友非传统性别的说法,也抨击了耶路撒冷社区的群众。据抱持敌意的街坊邻居陈述,这个社区的核心人物詹姆斯‧派克(James Parker)声称自己被先知以利亚的灵魂附身,因此「穿着一件白色束带长袍,以及任何他幻想古代先知会穿的装扮」。另一个谣言则说有一个追随朋友的「男性化女人」可能是乔装打扮的男人,要不就是与朋友发生性关係的女人。其他批评还包括认为模糊的性别表述为魔鬼化身,并指控朋友引诱、欺诈,甚至杀害婴儿。

  耶路撒冷社区曾多次遭遇麻烦,包括土地所有权纠纷、内部权力斗争,以及多次试图抓走朋友的事件。1819年,饱受疾病缠身的朋友去世,根据其遗愿只举行普通的礼拜仪式,而没有举行葬礼。虽然依旧有一批忠诚坚定的追随者,但由于核心人物过世,随着时间推移他们没办法吸引新的皈依者,这个社区最终在1860年代消失。

参考报导:Js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