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温泉观光协会于94年3月30日假台大校友联谊社的温泉标章认证颁发典礼仪式暨记者会,在记者会中,特邀请立法委员李俊毅及屏东县建设局局长陈永森先生担任颁发主席,记者会在全体人员同参会之各相关单位长官、各新闻媒体记者,共相盛举之下,使第一批温泉标章颁发典礼仪式顺利圆满完成。协会为巩固消费者对温泉业者的肯定,将再接再厉加强提升温泉产业的专业技术,并在近期内进行第二批水质检测工作。阳明山--阳明山中国丽緻大饭店 、国际大旅馆金山--旧金山总督温泉、八烟温泉会馆乌来--日月光温泉、璞石丽緻温泉会馆、云顶温泉行馆 、国际岩汤、 美人汤温泉会馆纱帽山--巴登巴登温泉美食会馆、纱帽谷温泉音乐美食餐厅、樱岗皇家温泉餐厅 礁溪--天隆大饭店、友诚温泉大饭店、礁溪老爷大酒店、川汤温泉养生馆南投--碧绿大饭店、蜜月馆、天庐大饭店、卢山园大饭店花东--安通温泉饭店、知本统茂温泉宝来--新宝来温泉渡假村大坑--霞客温泉山庄、伊豆温泉坊四重溪--清泉山庄、垦丁马尔地夫大饭店、大山温泉农场
简易辨识真假温泉--@热烈迴响之续论@希望这些资料对喜欢泡汤 简易辨识真假温泉--@热烈迴响之续论@希望这些资料对喜欢泡汤
原汤加工 温泉走味?
日 期: 2004-11-27
时 间:每週六晚间八点至九点製作人:黄明明主持人:谢金河
面对国家第七十五集 来宾李凤翱 何逢洲 谢金河:各位观众大家晚安,我是谢金河,欢迎再度收看公共电视为您製播的面对国家。冬天到了,又是泡好汤的季节,我相信很多朋友都很喜欢泡汤,在台湾泡汤,我们在很多地方,包括北投温泉,在北部地区有非常多泡汤的场合,这些泡汤的地方,你经常去洗的温泉,到底这个温泉安全吗?最近我们很多的媒体,包括很多单位,都对温泉的品质,大家都在探讨,有的温泉区,非常有名的温泉会馆,含有大肠桿菌,有的是温泉的浓度不足。我想大家都是消费者,今天我们请到消基会来帮忙大家共同来检定,台湾的温泉到底安全吗?我们台湾温泉的品质怎幺来维护,大家在泡汤的过程当中,有哪一些值得去注意的事项,我想我们今天我们非常休闲,在一个小时当中,我们要来帮忙大家来共同探讨台湾的温泉文化。今天我们邀请到两位特别来宾,第一位我们请到的是,中华民国的温泉观光协会,何逢洲 何理事长,何理事长好你好。 何逢洲:主持人好,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大家好。 谢金河:我们也欢迎李凤翱李董事长,董事长最近是从秘书长到副董事长,然后现在真正出任消基会的董事长,恭喜你了。 李凤翱:谢谢,各位观众大家好,其实这是任重道远的一项工作,保护消费者是我们该做的事情。 谢金河:好,我们今天来探讨一下,台湾这个温泉区,我想从台北一路看下来,洗温泉的地方非常多,比方说我们现在到金山的万里,有金山的温泉到阳明山的温泉,纱帽山的温泉区,一直到北投的温泉区,然后乌来的温泉区,再往下看,我看新竹清泉温泉区,宜兰有礁溪的温泉区,苗栗有泰安的温泉区,中部地区,大坑也有一个,我们谷关、庐山、东埔温泉,这个一直往南到关子岭,到宝来温泉,然后到知本温泉,到屏东有四重溪温泉。我这样唸过一下,大概80%的地方我都去过,所以我算已经…我最近经常跟很多朋友讲,我洗温泉大概洗成精了,我只要两只脚踩下去,大概几度,我都可以很快就把它判别出来,所以我想请教我们理事长,这个温泉水的资源非常有限,台湾各地现在有几十家的温泉区,然后旅馆餐厅,到处林立,温泉如果按照这样大家不断地开发…因为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温泉为什幺有人掺水,有些管理也不见得很好,我想主要它这资源非常稀少,这个稀少,尤其碰到温泉的旺季,很多的竞争都非常激烈,所以有没有这种…温泉的水质不够,我们将来到底怎幺来维持?因为它是一个相对稀少的资源,这个资源大家不断开发,如果政府没有管理,这个行业将来是不是会形成很大的危机?我想业者普遍的心理,你是不是一开始跟我们观众朋友,来稍微把这个行业的状况介绍一下。 何逢洲:其实台湾温泉本来就…其实来自很早就有了,就像北投在1905年,1905年就发现一个北投石,它是用青磺,青磺一直走一直走,在石头上,黏在石头上,叫做是一个镭…所以这是已经…说起来这个温泉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再说为什幺会有枯竭的危机,我想这个东西也需要政府用一个总量管制,我们也赞成,但是业者也需要…以后若採取有温泉法,会採取共同取供事业的话,这个温泉会节省差不多30%不会浪费掉,像一般各行各业,自己挖一个温泉,自己挖一个源头,再流放,这个都溢出去,都是浪费资源,如果以后大家共同使用,就不会浪费了,所以避免这个枯竭,我们业者也是很重视。 谢金河:现在如果总量管制,我请教理事长,因为你在行义路有温泉会馆,行义路如果说这样看,四、五年前跟现在来讲,新成立的温泉餐厅,到底增加的数量有多少? 何逢洲:应该它都是旧的改装,原来新的大概有三家到四家。 谢金河:这幺少,我们感觉好像很多。 何逢洲:因为以前旧的,以前那个都古早…在纱帽山这个温泉区,已经成立了…日本时代就有了,它从那个水,从竹子当水管,再用桧木当水管,再用瓷器的那个陶瓷来做水管,所以已经很久的历史。 谢金河:所以如果政府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套管理方法,一方面大家对温泉的水源不断挖掘,我看你如果到北投去看,山里面那个管线之複杂,那个不得了啊,所以这个大家一直挖,这个温泉基本上是属于稀少性的资源,从消费者文教基金会的立场来讲,最近很多人去检验很多的温泉会馆,儘管全国最高级,一检查下去好像也不及格。这个问题就是说,我们有时候,就找一个乾脆比较贵一点的,去洗温泉,一泡汤,我看那个汤也不是非常好的汤,这个到底站在消费者的立场来讲,消基会对温泉文化这样的一个盛行,我们有没有一些保护消费者在泡汤过程当中一些权益的方法,消基会现在有没有想到这点? 李凤翱:其实是有的,消基会其实在前年的时候,就开始做有关温泉这方面的调查跟关心,所以也促使在台北县在前年的时候,台北县政府他们也去了解一下所谓的温泉,到底有没有一些问题?事实上也看得出一些问题。其实从消费者的角度去看,大概有几个现象,可能是需要政府跟业者他们应该去配合的,第一个就是像我们讲的温泉的品质,品质的问题,第二个是卫生的问题,第三个是安全的问题。至于说有没有可能形成泡汤文化或温泉文化,这部分的话,其实是有赖于业者跟政府、还有民众去形成,因为目前来看的话,我们的那种温泉文化,是不是已经很明显地架构出来,其实是一个问号,当然相对来看的话,品质的部分、安全的部分跟卫生的部分,其实也都是打出一个问号。以消基会来讲的话,我们事实上到了冬天,我们有计画性的消费者保护措施,我们也要做,所以包括对温泉…就是温泉业者,他们场所的一些安全性的问题,我们也要去了解,包括说他们整个…我们水质到底是有没有大肠桿菌、有没有被污染,这些相对的事项,我们事实上也都在进行作检测,当然我们会在适当的时间会把这个事项公布出来,给我们民众了解。 谢金河:好,我想要再请教理事长,我们最近看到很多的媒体,有些有关单位,他对温泉的温泉质做了检测,这个检测的结果,我看有几个比较不符合标準的状况,第一个就是发现温泉里面有含大肠桿菌,第二个就是温泉的浓度不足,第三个,还有一个这种回收温泉,这种回收温泉,我看电视在报导,那个回收温泉煮沸、还去毛,看了大家是真的觉得很噁心,这个就是说…这三种状况,到底是怎幺回事?对温泉业者来讲,要先请理事长把这三种状况,跟大家来稍微解析一下。 何逢洲:我想温泉本身是没有问题,如果是大肠桿菌,会产生大肠桿菌,多半在大众池,大众池的话,因为消费者下去泡之前,卫生条件没有沖好,所以就会产生。如果这个会产生,那业者也要付一点责任,你必须要求消费者,下去之前一定要淋浴、要沖洗乾净,这是一个重要的一点,还有呢,你这个池子每天一定要清理,还有你一定要有一个溢满的系统,那个温泉水要不断地溢出,你可以把毛啊、一层油啊,慢慢溢出去,大肠桿菌一般来讲,都是消费者没有把卫生条件弄好,这是一点。还有温泉的浓度的问题,温泉浓度这个是牵涉很广,有时候这个大自然的东西,它会…如果雨天多,它的浓度会降低,雨天少,浓度会高一点。 谢金河:我看下雨去泡温泉都很浊。 何逢洲:这跟这个有关,它有时候地层啦各方面,最基本的,我想温泉有几种可以讨论,碳酸泉,碳酸泉你可以摸它的滑度,一般只有两种泉没有味道,铁泉跟碳酸泉,铁泉你可以怎幺看呢?看它周遭那个石头或什幺,有没有像生鏽,那表示这是铁泉,因为铁泉也是透明的。然后白磺跟青磺,还有什幺硫磺什幺碳酸氢钠,那都一定有味道,所以这个辨识应该很容易啦,消费者应该注意这个辨识,你拿那个温泉闻闻看,没有味道,到底它是碳酸泉还是铁泉,这两种来区分。那你说回收,在日本也有回收,因为这个资源运用,但是日本普通这回收,只有用在碳酸泉,其他的泉质是没办法,因为泉质的酸硷性都很高,那设备马上就坏掉。 谢金河:现在我问一下,在一般来讲,消费者都觉得说回收的汤不卫生不安全,现在很多业者如果是这样,就把人家洗过的温泉重新又回收一次,如果设备不够好,是不是很危险? 何逢洲:设备不够是比较危险,普通这种设备大概要一、两千万,这是一个很好的设备,它是可以…但是最好是泡原汁啦,回收毕竟比较感觉不一样。 谢金河:我们在台湾也经常看到报导说,日本的温泉80%都假的,就是掺那个自来水,很多人不是跑到…都组团跑到日本去泡温泉嘛,泡个假的,那不得了啊。 何逢洲:我想这有时候也有点夸大啦,因为我在日本跑这幺多,当然也有一、两家,我们泡我们知道,因为我们常泡、常去分析,有一、两家也是日本很大的,我也不好意思讲,在鬼怒川那边,那就是不是真正的碳酸泉,我们就不泡了,我们去住那边,但是我们就不泡了。 谢金河:再请教我们董事长,现在原汤跟加工汤,到底差别在哪里,另外就是说,消费者到底我们怎幺来看待,然后这个权益怎幺保障,这个消费者基金会有没有对策。 李凤翱:其实这部分真的是很难,讲对策其实就是说,刚才理事长也提到说,他们是不是希望说…政府用总量管制的方式来做处理,不过这个是一种方法。我们回到一个实质的点来看的话,一个消费者今天他为什幺要去泡汤,他泡汤一定有他的一个原因,休闲的一个活动的产生之后,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去做泡汤的一个活动,那是一个好现象,所以他基本上就是说,我今天要泡什幺汤,是不是有达到那个泡汤的…那个所谓的效用,当然我们讲说你心里今天说,我有加一点水进去,你加多跟加少,跟效用的多寡,就会产生一个直接的影响性,接下来的话,我们可能还要考虑到品质的问题,今天像刚才主持人所提到的,说那我去泡的时候,那个被验出来是有大肠桿菌的,这恐怕不是消费者认知里面,我来泡所谓的好汤,恐怕那个「好」字,恐怕要被取消掉,换成另外的名词了。所以一个消费者来讲的话,他很单纯是想说,我去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是一个安全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卫生的,这个品质是维持到说…或者是说我们基本认知上、常识认知上面的,好的一个状态,这个部分来讲的话,其实是政府跟业者,他应该去组合成这样的一个…我们说服务的内容提供给消费者的,消费者你说要叫他自己判断这个汤是不是好汤,除非像刚才主持人讲说,你经常泡汤,已经泡到成精的那种程度,或像理事长他经营这个行业,他是很清楚的,一般消费者恐怕是没办法了解到这样的情况。所以像消基会,这种中间团体就会出现说,我没办法去每天盯,但是我可以用不定期的方式,我去抽检看看,其实这个抽检工作,事实上也就是政府本来该做的事情,或者业者自主管理,本身也该做的,可是有时候民众不相信政府、有时候不相信业者一些自主处理的方式,所以只好依赖所谓的消保团体这种中间团体,去抽看看、去验看看。所以这种作法来讲的话,其实有点本末倒置啦,如果说能够由业者那边自主管理,做得好的话,其实这种问题要解决的可能性,相对就会高很多。只不过现在台湾的文化有点像一窝蜂似的,温泉法从九十二年七月份通过了之后,没有人来做,没有人在做,可是大家听到的是九十二年才立法,那九十二年之前是在做什幺?恐怕就是另外一个问题,因为已经累积了太多年的问题,所以只好去立法,可是立完法之后呢?现在有些法案还搁置在…甚至交通部那边自己还搁置嘛,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的话,就可以了解到,其实我们整个温泉设施这部分来讲,可能管理的一个阶段,政府做得其实是真的努力不够,即使有观光局在推展观光的一些活动,恐怕民众所接收到的一些温泉的品质,恐怕不能讲好汤来做形容。 谢金河:但是我想消基会好像也有点难,比方说现在我们如果要了解说,一个温泉好坏,在很多产品,我们可以用价格来管制,比方说我的价格贵,至少品质会比较好,那差一点,也就摸着鼻子算了。洗温泉呢,在台湾来讲,50块也可以洗一次,200块也有,300块、500块,也有上1000块的啊,2000块也有啊。我们现在看到最近的这些调查,一般来讲被发现一个问题,有的是最高档的啊,住一个晚上一万六的温泉,好像一检查,温泉也有问题啦,这个就对消费者来讲,很难选择,如果我希望泡一个好汤,那我说我花高的代价去泡一个好汤,结果发现好像也不是这样,也许50块的可能比较好。我们对一般的消费者来讲,这个毫无判断的依据,所以这个时候,消基会有没有在这个过程里面,能够使得上力的地方? 李凤翱:这个部分的确是难,因为我们讲说预防重于治疗,然后我们现在碰到像这种泡汤问题,通常都是问题产生之后,我们才知道问题在哪里,其实有时候有些地方是可以预防,那个预防的措施,真的是来自于业者自我的管理,跟政府的辅导跟管制啦,这部分消费者来讲,真的是没办法去辨别的。像消基会现在比较关心的,你政府在一个立法的过程当中,你的管制的措施,你到底做到怎样的程度,尤其我们讲管制是一回事,你如何去辅导业者能够好好地去形成一个温泉文化,这个是指好的文化的形成啦,这部分,你怎幺去架构出来?因为业者的品质真的是参差不齐,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政府的立场,你如何去辅导这些业者,这个部分来讲的话,政府如果没有一套有效的方式去做管理跟辅导的话,业者之间的竞争,最后一定一个结果---劣币驱逐良币,而且这种情形,现在已经发现到有这样一个情况,所以以一个主管机关的立场来看的话,这个不能漠视这样的问题,否则台湾的温泉文化,恐怕很快地在这个市场又要消失掉了。 谢金河:现在问题就是说,比方说我们刚才讲,我刚才问理事长,温泉回收现在就是说…加工汤来冒充原汤,这个会不会损害消费者权益,如果按照消费者的保护法来讲,这个有没有违法? 李凤翱:这个部分是有,因为以消费者的角度去看,或者消保法,我们现在消费者保护法所讲的,你那个温泉,绝对是属于消费者可合理期待的安全,这个可合理期待就是,我们去本来是泡原汤嘛,结果后来你给我的是一个加工汤,这种情形来讲,绝对不是消费者可合理期待的一个安全。然后我们业者很多人标榜原汁原味,这部分来讲的话,这种是涉及到广告的问题,消保法上面讲的是说,企业经营者应该确保广告内容的真实,他对消费者所负的义务,是不得低于广告的内容,虽然这个看起来像是一种比较训示性的规定,但是大家别忘记一件事情喔,公平交易法第二十一条也有规定喔,那个不实广告的话,只要有引人错误之表徵的话,就会构成不实广告的一种情形。按照第四十一条的规定,那个公平交易委员会,可以要求业者去做改正,同时可以处罚到五万块到两千五百万元以下的罚锾,这个处罚不能讲说很轻喔,而且是可以连续处罚,直到改善为止。所以其实政府在某些交易竞争的範围里面,的确是有做到一些管制的措施,但这个是在市场交易秩序上面做管制,但我们讲品质的管制,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完全形成,这部分从消费者角度去看,我们真的是觉得说…有期待,但是又怕受伤害。 谢金河:对,那我想再请教理事长,现在我们一般来讲,我去洗温泉,然后我怎幺判断,从外观上有没有办法判断说,它的温泉是有回收,有回收跟没有回收有没有什幺差别,从我这个目测法,有没有办法识别这家温泉它有回收,这个看得出来吗? 何逢洲:回收在台湾,有做回收大概有两家,我知道有两家,一般都没有。一般是加料,加水把它稀释,甚至没有水,用山泉水还是自来水稀释,其实消费者只要去闻它,你像北投这边,你闻它,这水都没有味道,那就是绝对有问题。 谢金河:现在我们怎幺判断说,尤其要到温泉消费的旺季,基本上我听说都是温泉不够的,消费者到底碰到要洗温泉的时候,对自己的自身权益,理事长有没有一些指标,来给大家做参考? 何逢洲:我想北投这边比较好辨识,你看那个水出来,有味道还是没味道,因为那没办法添加的,那种味道不是加香料可以解决。 谢金河:乌来好像都碳酸泉。 何逢洲:对。 谢金河:乌来的碳酸泉被检举说加水很严重,这个我们怎幺判断? 何逢洲:这加水会滑,还有洗脸也会滑,洗在脸上很舒服,像知本啦、四重溪,它洗在脸上都很舒服,如果没有那个舒服跟那个滑度的话,那表示… 谢金河:自来水涩涩的。 何逢洲:如果不太滑,就是表示说有碳酸泉,但是比例不高,如果比例80%以上,应该都会滑滑的。 谢金河:我们在探讨洗温泉的文化,在上个单元,我们先暂时讨论到这里,下个单元我们继续来深入再来讨论。谢金河:我们再进一步来讨论一下,请教董事长就是说,现在温泉业者,大家也觉得说是不是要仿效…比方说工业生产有ISO9001,然后我们有正字标记啦、品质管制,有很多的标示来显示你合格嘛。温泉现在大家也希望说像温泉标章,就告诉你说我用三年,然后我贴这个上面,告诉你说我这家温泉是合格的,这个制度,董事长来看可行吗?。 李凤翱:其实做认证制度来看的话,其实是好现象,不过是怎幺做法,这怎幺做会影响到后面成效的好坏。通常来讲一个政策的形成,通常要由政府来带个头来做一些规範,做好这些规範之后,由业者再做自主管理去配合,那这样子来讲的话,落实的程度相对就会比较高。像我们在食品GMP的一个过程当中,或CAS整个製成过程当中,就是由政府形成一个政策、一个方向,接着由业者去配合做这些事情,所以看起来的话,这个食品的品质马上就会产生一个落差出来。那我们讲今天温泉的一种认证的方式,这个是好的现象,起码是可以确保几个东西,第一个,我们讲一定会考虑到品质,刚才我们先前提到过品质的问题,你一定比较容易去做处理,第二个,也就是所谓的卫生的问题,它也能够做处理,然后安全的部分,顺便在认证的範围里面,它也可以做处理。这三个範围,如果都交给业者自行去处理的话,会产生几个问题,因为业者的实力,每个人程度是不一样,我实力高的,你要叫我做这三样,我做得到啊,那我就配合政府去做,可是实力差的,他说我就不愿意啊,所以会造成一个现象就是说,政府如果没有在一种…所谓强制性的规範管制之下,去做认证的一些措施的话,业者自己去做,就会形成怎幺样?一国两制的一种现象出来,就是你要做认证的人,你自己去搞自己的,我不做认证的,我自己也是去做我自己的,因为它以后不做真正认证的那个範围,它们的措施,我们在台湾的一些作法里面,我们大概可以看出一种情形,它们会有几家会再形成那种…我要再做另外的认证,当一个认证的品牌一个变成多个的时候,消费者又搞不清楚、又看不清楚了,然后看起来都是认证的,我都通通跑进去,结果发现到有品质好坏,消费者因为在不清楚的情况之下,受到伤害,也是一个必然的现象,所以认证的一种措施,制度的形成,我觉得说可以的话,政府它来做、带头做,而且必须强制地做,而不是像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说,有一百多家参加,其他的不参加,那不是整个美意就完全丧失掉了。 谢金河:好,我想再请教理事长,现在你看到温泉协会準备要自行推动温泉标章,民间版跟官方版,到底有什幺差别? 何逢洲:这个可以跟大家简单说明,因为其实政府版,我们也希望它赶快,但是它的… 谢金河:我再追问一下,这个政府版是,你们上级指导单位是交通部吗?。 何逢洲:观光局。 谢金河:交通部观光局。 何逢洲:最主要他们现在做的温泉标章,有包括水权建筑物,其实我们做的是只有水质还有泡汤设施的安全,还有卫生条件,我们是跟日本温泉协会有交流,本身我们协会。所以我们会跟他探讨这些检查的标準,像最近知本老爷,它在礁溪开一家嘛,它们最近也…它也是我们的会员,它拜託我们去,它要求比较严,叫我们去找日本的检验单位帮它背书,就像刚刚消基会董事长讲的,背书有的要找国外来背书啦,那我们现在原则上,我们协会站在保护消费者的立场,我们希望尽快地提出协会的温泉标章,最后如果观光局可以的话,观光局有另外的标章再出来是最好,如果是观光局有认可,我们是最高兴,但是观光局原则上是乐观其成,先让我们协会来做,因为政府做总是比较慢一点。那我们做这个的,我们认定的单位,我们协会本身不当审查,全部找学术界专家,比方说泡汤设施的安全,也是专家来认定,帮我们认定,我们协会原则上不出面,然后水质的认定,也是找学术界的,我们是全省的。比方南部我们就找嘉南大学,因为嘉南大学,它本身有成立一个温泉研究中心,还有中台技术学院,还有台北这边找元培技术学院来帮我们做水质的认定,这个水质好不好,所以卫生条件,我们原则上是依卫生局的标準,就是以游泳池的标準,那已经是规格很高了,因为温泉…普通头都没有下去,只是泡一半,我们的自我要求啦,我们温泉业也这样自我要求,希望做到像游泳池这种标準。 谢金河:所以大肠桿菌在游泳池,要求要更严格。 何逢洲:其实他连头都下去,但是游泳池它可以放氯啊,温泉不能啊,不能放氯或是它有化学反应,不行。所以原则上温泉这个卫生条件,其实应该要比游泳池放宽一点,但是台湾现在没有这种标準,我们只好用游泳池的标準,业者来自律。 谢金河:你们上次的自律行动,好像有一百多家,在纱帽山试办,但是有一百多家不参加,不参加就变成说…它变成一个拉扯,最后又不了了之,这次如果说这样办,这个阻力大不大? 何逢洲:这次阻力不大,这次因为已经有温泉法的、水质的一个标準在,以前没有,所以我们说到水质认定,我们也要求取样的时候,是一个标準程式,不能说A家取样是这样取样,B家取样是这样,所以我们取样要求都一样,检验也要一样,这样是一个公平,所以这次我们比较有一个依法可循,就是温泉法里面,初步通过的执法,我们可以暂时用那个来做我们的依据。 谢金河:我再请教董事长,刚才我们也提到,温泉法两年前就通过了,通过到现在它没有施行,消基会有没有办法在这个角色当中,严格要求政府,要遵照温泉法来有所施政,这个有没有办法能够推得动? 李凤翱:其实这部分来讲,是可以施力啦,问题我们怎幺去着手,把那个力道发挥到比较高的地方。其实温泉法是一个立法的过程当中,它其实即使没有温泉法,照消费者保护法的规定来看,其实政府的权力是满大,不管是中央或地方,因为我们从消费者保护法三十三条到三十八条的规定,就其实可以看得出来,主管机关它是可以做调查、它可以做检验,它甚至可以做扣押,因为像这次如果说有回收的,它扣住就可以把你扣住、可以扣押,然后它可以做行政处分,最后还可以发布消费警讯。所以这种做法,以政府的立场来看的话,消费者保护法赋予目的事业主管机关有很大的权力,有这样的情形,我们现在也在考虑一个现象,我们施力点该怎幺做,其实刚才理事长也把一些事情也讲出来了,最简单的方法,我们今天要去泡汤,一定是到一个场所去,那场所本身一定是要安全的,如果要住宿的话,一定要符合我们一般现代人可以住宿的条件,这些有关建筑法规,这边一定要是符合的,我们可以根据这个来做检测,我们说查验的一个结果来讲,不符合,我就可以施压给政府,做管理这样的情形,我们也可以去检测水质,那水质的品质好坏跟卫生的条件,到底是好是坏,检测出来,我们只要把它公布出来之后呢,政府看到这个,其实讲起来,实在颜面不太好看,要由民间团体去做这个事情,政府回过头,我就把你管得比较严一点。用这种方式来讲,这个是一种相辅相成啦,消基会其实都在做这些事情,我们之前有做过温泉这方面的一些调查,那我们相对来看的话,应该讲没有多久的时间里面,我们实验室大概也会做出有关这方面的一些调查数字出来,这部分的话,也可以提供给我们民众参考,而最重要的是给政府知道,知道之后,你该怎幺去面对这样的一个环境,该如何去调整业者他们经营的一个现象,然后你也达到辅导的一个目的,这部分我们消基会其实已经在做,只是说现在检测需要一段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只要完成之后,我们就会把这个资讯提供给我们消费大众知道。 谢金河:台湾现在对温泉文化越来越讲究,而温泉也形成一个卖点,所以我看到最近有很多房地产的推案,事实上也许有的在杨梅啦、有的在大溪啦、有的在林口啦,它们也号召是温泉别墅、温泉大厦,它也是用温泉来号召,也许那些地方,你从来没听过,那个可能会有温泉吗?对不对,但是现在听说有一个方法是钻到地底下3000公尺以下,听说就可以挖到温泉,如果我是消费者,因为你有温泉,我才去买你房子,这个如果万一以后挖出没有,这个又是消费者之间的一个纷争,所以这个好像…连营建业推案,是不是也应该纳入…如果以温泉来号召,一方面要不要纳入温泉法保护的範围,一方面它对消费者的保障,万一没有挖到,这个其实后面也是会形成很多的纠纷,这点消费者文教基金会,不晓得有没有注意到我现在所讲的这个焦点? 李凤翱:其实这部分有些学者专家已经提出来了,这个主持人高瞻远瞩,看到这个问题是对的,因为基本上有时候,它是一个广告不实,根本没有这幺一回事,但是它以温泉作为一个诉求、一个卖点,这个时候消费者往往是最后的受害者,另外一种情形就是说,它真的去找出来,找出来之后呢,我们讲说这个会不会形成…我们讲说,温泉区还有水权的问题嘛,温泉区一个管理的问题,还有我们讲水的利用的一个问题,可能会去侵蚀正常的、我们讲温泉使用的状态,这部分其实应该把它纳入一起做管理,这样避免说水资源的、温泉资源的一种浪费,有这样的情况。然后第三个,其实也有学者专家提出一个现象,我们现在家里用的那些管线,就是我们讲用的管线是不是适合来使用温泉,如果说只能用到一年、两年之后,就会坏掉的,可能两年之后,我们这个温泉别墅或温泉大厦,它真的是会漏水,因为它会坏掉、会腐蚀掉,所以几个问题点来讲的话,有一些学者专家,已经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在不同的政府机构里面,大家都把这种资讯,提供给它们做参考。其实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啦,其实从一个市场交易的秩序来看,公平交易委员会,或者说像目前消费者保护法的规定来看的话,其实主管机关都有一个权力,它可以命令那个业者,就你所提出来的广告,到底是真的假的,你来证明是真的,如果你没办法证明是真的,我基本上推定它是假的,就可以处罚了,用这种方式来做,只不过那种量、还有这种工作,政府想不想去做,如果去做的话,其实可以抓到很多不实广告的业者。 谢金河:台湾我曾经到很多地方,都想办法去看温泉的文化,比方说我特别到四重溪去看,四重溪我找了半天,我看有没有什幺裸汤,一家都没有,你发现那个温泉的品质实在非常好,但是它就跟小孩子那个游戏的那个混在一起,你就觉得可惜了,一个呢,它收费不高,大概只能收到150元,再往高我看也难,那个庐山哪…我们如果到清境农场,出来的时候去看一下庐山温泉,它那个温泉泉质好得不得了,但是也是一样要穿游泳衣,游泳衣你就感觉说那是小孩子玩的地方,不像台北有些地方,它是养生温泉,你可以非常安静地去泡汤,这个泡汤有一个文化,我觉得将来如果说要增加温泉的附加价值,也许我想业者应该从这边考虑,也就是说泡一次温泉可以50块,可以100块,也有200块,但是我们怎幺样创造泡一次温泉500块1000块,对不对?这个可能就是我们在将来温泉文化里面要增加一些相关的附加价值。这个还要再请教理事长说,我们除了温泉来做为养生的泡汤,这种主要的用途以外,我们温泉,到底还有什幺别的附加的功能?这个理事长听说很内行。 何逢洲:还好还好,因为常在国外。其实在国外,像匈牙利,它们那温泉都可以喝的,有卖杯子这样喝的。 谢金河:台湾有温泉种番茄啊。 何逢洲:对啊,温泉种地瓜、地瓜叶,还有我们做…像这次推出温泉月饼,在日本他们温泉馒头,是用温泉水去蒸那馒头,所以叫温泉馒头,我们有温泉煮蛋,我们有温泉煮蛋,说起来我们台湾泡温泉是…真的是很便宜啦,在大陆的话… 谢金河:它大概要多少钱? 何逢洲:它大概算起来要90块人民币,所以泡一个温泉90块人民币,大陆那边听说有很有名的温泉,目前因为大陆他对温泉还没有很重视,所以没有像台湾这幺重视,它设备没有台湾好,但是它收费比台湾高,所以台湾泡温泉是算便宜的,这个如果是回答你说的价钱。 谢金河:温泉的用途真的很多,温泉方面,请理事长仔细谈谈,这个大家也很关切。 何逢洲:可以做…像你刚刚讲的,做温泉番茄啦,在日本也是,温泉可以种很多的蔬菜各方面,比方说我们吃那个空心菜,如果温泉种的话,温泉空心菜很好吃,又不会变黑,这真的有不一样的水,真的种出来就是不一样。全世界发展温泉文化里面,你看哪个国家发展得最好,应该我是基本来讲,像欧洲啦,如果像法国,他们已经有温泉医院,他已经有一百多年了,他们有温泉博士,就是温泉医生博士。他们也有做温泉的美容材料,自己都不够用,我要跟他买,买回来,他送我一包10公斤,他那个是冷冻,冷冻然后解冻用在女孩子脸上,它是用温泉的泥,再加上用温泉的水,生长出来的绿藻结合出来的,所以你没有用一定要放在冷冻,不然会坏掉,做得很成功,他说他不够用,还跟德国买,欧洲他们对这个温泉,非常重视。 谢金河:好,我再请教一下我们董事长,消基会过去受到大家很尊敬,是因为它经常会突击检查一些商品,所以现在像温泉这样,温泉其实很多人在检验,这个检验,像最近工研院它否认了,但是它说回收的这个问题,也受到大家高度的瞩目,我们有没有办法将来用委託消基会,一年普查一次,把全台湾的重要温泉的,这些营业的场所,做一次完整的检验报告?我想这个半年也好,一年也好,如果这样,是不是给消费大众消费上信心有更多的依靠,这点消基会有没有能力做得到? 李凤翱:这部分其实从消基会来讲,因为它是一个民间团体,它经费向来都是很拮据的,当然如果是由业者那边委託的话,消基会是不会接受,因为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们什幺时候要去的时候,那个水质的变化,可能就真的会变,如果是政府委託我们做处理的话,基本上因为毕竟是政府机构里面的一个委託,我们如果自主权是高的,我们什幺时候去抽检去做什幺,政府通常有委託案,大概也不会去干预,我们这方面的处理,我们测出来的结果,也比较会合乎客观的一个现象。这部分来讲的话,如果政府有委託我们来做的话,我们相信有这个能力去做到这样一个实质的内容,但以目前的状况来讲,消基会能够做的就是到用不同的点,偶尔去突袭抽查一下,能够达到以保护消费者为一个基本的目的,做为一个出发点。 谢金河:好,我想再请教理事长,现在这个最实用的问题,很多人喜欢泡汤,怎幺泡才比较标準?怎幺泡、泡多久?这个其实很多学问,事实上我们今天刚好有这个机会,我倒觉得说,理事长你是泡汤成精的人,来帮忙大家最简单的法则,一次到底应该泡多久,流程怎幺泡,才叫做标準好不好? 何逢洲:现在泡温泉也变成有两种,一种是大众池,一种是个人池,个人池现在一般…我们温泉业者,已经都是一定要两个人才去泡,安全问题。还有呢,老人家,因为他触觉神经比较弱,他有的时候泡到四、五十度了,他还觉得不够热,你看我们年轻人一摸,就太烫了,所以这个敏感性不够,所以我们对老人泡汤,我们要特别重视,比方说老人要泡独立泡汤,我们一定不答应,尽量在大众池。其实应该鼓励大家泡大众池,也节省这些温泉的资源,大众池要泡的话,第一个,一定要把重要部位沖洗乾净,还有呢,一定要戴浴帽,这是一定基本的,然后呢,你有什幺心脏病,自己本身…所以我们都有紧急服务铃,还有专人在看,万一你有什幺状况,就可以处理,还有你有什幺皮肤病啦,那当然是不行,还有就是说你这个池子,我们要求业者池子不能做太高,这标準是不能超过60公分,太高就泡到心脏,要泡到哪里,泡到心脏的一半。 谢金河:一般都泡到喉头… 何逢洲:喉头是怕冷的,不能超过心脏的一半,但是偶尔你可以,不要经常在上面,因为自然温泉的压力,水压还有本身那个热的压力,会影响你那个心脏。 谢金河:但是我经常看到泡温泉的人,都泡到剩下一颗头,这个就不标準了。 谢金河:这个不标準。 何逢洲:泡一泡应该是…泡差不多五分钟到十分钟,一定要起来,有人是泡够本的,一泡泡三十分钟很危险,大众池比较不会啦,因为你会看到很多池,就会起来,很怕就是个人池,单独的一间,那一下泡不起来了,应该泡个五分钟起来一次。 谢金河:还有,很多温泉旁边有一个冰水啊,有人说热热的去泡冰水不好,有人说要泡两次之后,才去泡冷水池,这个理事长怎幺看。 何逢洲:我是认为是这样,这是个人的喜好啦,温泉其实应该,标準是站起来,离开池里面,给它慢慢降低,然后休息个一、两分钟,然后又下去泡,这样子是最好,不一定要泡冰水,冰水是我们业者,要给有些人喜欢一冷一热的感觉。 谢金河:好,最后剩下一分钟了,董事长来跟大家看一下,我们消费者怎幺样保护,自己泡温泉文化里面,保护自己的权益。 李凤翱:这部分我应该回头去跟业者讲,因为刚才理事长讲的一些东西,我觉得可以提醒大家注意的,因为有心脏病、有高血压,有皮肤病的这些,我们讲民众,如果他去泡汤的话,这些标誌它应该要设立起来,让我看到说,知道我不能泡汤,因为我有高血压,然后有些地方是说,它只能泡十五分钟或几分钟,它那种警告标示也要做,这样民众才可以知道说我不能泡超过十五分钟或多久的时间,这种标示的东西,可能业者要做,我知道已经有业者有在做这些东西了,如果没有做的话,应该希望是说我们业者自主管理,或政府要求他们做,因为在消保法的规定来看的话,那个是要做的,警告标示该做而不做的话,所造成消费者的危害,业者要负一个无过失的赔偿责任,这责任是重大的,所以业者应该是以比较低成本的标示来保障自己的权益,也保障消费者最大的权利。 谢金河:好,我想今天我们非常地轻鬆,从温泉文化谈到保护消费者的问题,在冬天的季节,泡汤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我也看到我们过去的北投,在泡汤文化之后,事实上它整个风貌完全改变了,所以在未来泡汤文化当中,我们希望业者真正兼顾消费者的权益,在整个温泉经营过程当中,所有包括它的品质、包括整个保障消费者的问题,我们希望这次找到理事长来,能够跟业者之间有一个很好的沟通,我们希望台湾的温泉文化能够越来越完美,消费者也能够从中得到有关所有消费者保障的问题,今天谢谢董事长到我们节目中,也谢谢理事长到我们节目中来,今天同时感谢所有的观众,下礼拜见,谢谢大家。
希望这些资料对喜欢泡汤的卡国朋友有帮助简易辨识真假温泉--@热烈迴响之续论@希望这些资料对喜欢泡汤
[ 本帖最后由 lcyun 于 2008-3-2 22:0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