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科技新创亮丽外衣,不平等才是以色列的真实面貌

想到新创产业,想到尖端科技,除了硅谷之外,很难不想到以色列,这个人口 850 万人中有七成为犹太人的国家,过去 10 年每年以超过 4% 的经济成长率与低失业率蓬勃发展。但与其他国家一样,尖端科技产业只嘉惠少数人,且已经与整体经济现实脱钩,真实的以色列仍为贫穷所困。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报导,以色列的尖端科技大多来自军方,譬如以色列政府準备把军队的讯息情报部门 8200 与其他技术精湛的分支机构搬到一个发展较落后的南部城市 Beersheva,让一批年轻有能力的退伍军人来推动新创产业。8200 单位的校友已经在以色列成立许多高科技产业。 Beersheva 要做世界主要的网路安全中心,吸引跨国公司与育成公司的创业团队以及大学的电脑科学专家合作。

目前以色列在网路安全技术获得的投资金额佔全世界的 15%,是以色列创业经济的一部分,这是美国以外最具活力的创新生态圈。其他诸如农业和水技术、数位卫生服务和金融技术也前景无限。

现在聚光灯打在无人驾驶汽车上,许多人认为以色列可以生产自驾车的脑力,如电脑视觉、光达、人工智慧和网路安全,其他引擎和金属部分就交给他人生产。英特尔最近以 153 亿美元收购驾驶辅助系统供应商 Mobileye。

新创工作贡献少  10 人有 9 人从事低生产

以色列的变身是在 1980 年代面临金融崩溃边缘后开始。由于在 1973 年赎罪日战争中得到教训,1975 年以色列随即把国防费用提高到 GDP 的 30%。1984 年以色列公共债务已达到 GDP 的近 300%,恶性通货膨胀率达到每年 450%。

但过去 10 年 GDP 每年成长 4%,失业率为 4.3%,创历史最低点,劳动参与率上升。以色列缺乏自然资源,但计划海上油田可向欧洲出口天然气,随着海水淡化技术的出现已经卖水给约旦。公共债务下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 62%,经常项目盈余,外汇储备提升。所有重大交易曾以美元计算,现在以色列货币实力大升,2 年来对一篮子货币升值 13%,中央银行定期介入外汇市场打压。

以色列整体经济与加萨走廊与黎巴嫩战争高度相关,自 2000 年的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后就从未陷入衰退。但事实上,以色列是两个世界,且很容易被其中一端的高科技公司所掩盖。

报导指出,充满活力的全球化创业圈只佔就业的十分之一,而其他 9 个工作构成一个效率低下且不受竞争的左派国家。以色列的贫困率是富裕国家中最高的,主要有两个原因,极端正统犹太教靠公共补贴过活,在以色列的阿拉伯公民很难争取平等,生活穷困。

以色列新创经济脱钩  宛如一艘齐柏林飞船

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就像齐柏林飞船,与经济体的其他部分脱钩,其中隐含的两个问题是,如果监管、政治或安全环境恶化,新创经济将会受冲击,另一个是高科技业并不能拉抬其余经济。解决方法是创业公司自己成长为大公司,而不是出售,即使买家离开以色列的研发中心,就有许多人可以成为高端开发商,较大的企业会僱用更多的律师、会计师等。

以色列教育水平很高,但却在 OECD 举行的数学、科学、阅读能力测验(PISA)表现不佳,即使不算阿拉伯人在内,希伯来人的表现仍然平庸。但专家认为,「PISA 对新创经济而言并不重要,对经济的其他部分则很重要。」因为全民都有一定的科学涵养,这个国家才会採用创新。

以色列教育部长 Naftali Bennett 正在推动更加苛刻的数学课程,同时希望提高师资培训标準。不过他认为,以色列创业经济的真正秘密不是教育制度,而是企业家精神文化,植根于年轻的以色列人在军队和青年团体中的自力更生。

以色列经商环境不佳  生活成本比南韩高 30%

另一派人认为以色列真正的威胁不是外部因素,而是生产力低下。1973 年赎罪日战争之前,以色列的生产力与 G7 相提并论,之后就开始退步,而近年的强劲增长主要是由于劳工人数增加,而不是生产力提升。以色列人口快速成长,削减福利已经使更多人,特别是极端正统犹太教妇女开始工作。

极端正统犹太人约佔以色列人口的 7%,阿拉伯人佔 21%,这两个族群的生育率高于其他族群,40 年内两者人口就会佔以色列一半人口,若没有改变,届时平均劳动参与率与生产力都会下降。

以色列长期以来在教育和基础设施方面投资不足,因为资源用于极端正统犹太教学校和犹太人住所补贴。随着遏制公共支出,以色列没有什幺财政空间可投资公共建设和减轻贫困,随着国家流失社会主义遗产,政府支出从 1980 年佔 GDP 的 80%,到现在低于 40%,低于富裕世界标準。

以色列在 OECD 产品和服务市场的限制措施也做得不好,寡头垄断和垄断情况很多,过去 10 年,该国在 OECD 经商便利指数中排名从第 26 名下降至第 52 名。以色列工资低和物价高,生活成本比西班牙高约 20%,比南韩高 30%。

犹太教认证使食品更加昂贵,配额、关税、监管壁垒和农产品价格限制进一步推升物价。建筑和土地分配瓶颈带动住房价格上涨,特别是在以色列首都与第二大城特拉维夫。

内外冲突加上国内生产力低落一直是以色列经济的紧箍咒,儘管富裕国家的人看到的是以色列风光亮丽的高科技新经济成就,但事实上大部分以色列人都没有沾光,不平等加剧,就不会有永久的和平。特拉维夫大学教授直言,「以色列不能再这样度过未来 30 或 40 年,迟早会有危机。」